9992019银河国际登录.主頁(欢迎您)

汤敏:发挥公益慈善力量,促进第三次分配

2021-12-27 20:44
来源: 央视网
作者:

 

  12月15日,第四届“澎湃责任践行者年会暨年度责任践行榜评选”在上海澎湃新闻北外滩世界会客厅演播室成功召开。本届年会以“新发展阶段,新责任生态”为主题,年会邀请了多家公益机构负责人以及企业界、学界代表,围绕共同富裕、乡村振兴、气候变化、生物多样性等诸多可持续发展议题发表主旨演讲和圆桌对谈,共同探讨责任新生态。

  国务院参事、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汤敏发表“第三次分配如何助推共同富裕”主旨演讲,以下是全文:

  各位新老朋友们大家好,我是友成基金会的副理事长汤敏。友成与澎湃新闻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,很荣幸能参加由澎湃新闻举办的第四届责任践行者年会。由于疫情防控的原因,今天只能以视频的方式来做主旨分享,我觉得今年年会的主题词非常好,叫“新发展阶段,新责任生态”。

  2021年我国正在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,促进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,被摆到了更加重要的位置,现在我就以一个经济学家的身份来跟大家讲一讲,什么是共同富裕?特别是第三次分配能起什么作用,而公益慈善和第三次分配又有什么关系。我今天的演讲题目就叫第三次分配如何助推共同富裕。

   第三次分配如何发挥作用

  今年8月份的中央财经委员会正式提出了共同富裕的战略目标。我们现在已经到了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历史阶段。为什么是历史阶段?因为中国共产党的头一百年,是在推动整个中国站起来、富起来,接下来我们要做到强起来,这是一个全新的社会阶段。

  改革开放,我们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现在这部分人已经富起来了,国家也富裕起来了,人均GDP已经达到1万美元。当年我们定的目标是1000美元,现在已经达到1万美元,但是我们的贫富悬殊现在拉得比较大,所以在新的历史阶段共同富裕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目标。怎么来推动共同富裕,我们主要通过三次分配。第一次分配指的是劳动利润,土地租金等,是通过市场机制进行分配的。第二次分配是通过政府的税收,税收收来以后通过社会福利和基础设施等再进行分配。

  第三次分配是企业家、普通百姓的收入以自愿捐赠的方式,通过公益慈善来进行第三次分配。公益机构主要的工作领域就在第三次分配领域,现在第三次分配有多少?在2019年,全中国慈善捐赠大概在1600亿人民币左右,到了今年可能要达到近2000亿人民币左右。这看似是很大的数字,但是跟我们国家第一次、第二次分配要分配一百万亿的GDP相比,第三次分配只有2000亿,只占0.2%,其实还是非常小的一部分。可是这一部分也很重要,从钱的数字来说可能并不是特别多,但是它起的作用可能很大。

  1600亿到2000亿的慈善捐赠,它捐到什么地方去了?根据统计数字,这些主要捐赠到了教育领域,占29.17%,将近30%投到了教育里。还有25.11%投到了扶贫和社会发展,还有18.04%投到了卫生健康领域,这三个领域就占了大头。

  这些钱是由谁捐的?到目前为止,有61.71%左右是由企业家和企业捐的,而有26.4%是由老百姓个人捐的。我们做过一个国际比较,中国的捐赠占GDP的0.16%到0.2%左右,在国际上捐赠最多的是美国,大概占GDP的2.2%,也比咱们占比多10倍左右,但它还是一个小头。

  所以公益慈善捐赠从钱的角度来看不是一个大头,可是它在很多领域里可以起很重要的作用,特别是在社会发展和教育卫生领域里,还有环保领域。从收入分配的角度来说,或者公益角度来讲,主要在这三个领域发挥很大的作用。但是对于收入分配、财产这部分,第三次分配就起不了太大作用,所以我们的重点应该在这里。为什么要在这里?因为人们获得感幸福感不仅是钱的问题,它还包括其他的公共服务环境等方面。

用互联网输送优质教学资源

  第三次分配怎么才能推动共同富裕?我下面讲几个友成基金会跟一些合作伙伴怎么来推动共同富裕,做了一些实验,也有一些成功和失败的经验。

  第一个要讲的就是如何上好学。大家知道现在老百姓最焦虑、最担心的是孩子不能上好学的问题,特别是农村学校,教育质量比较差,怎么样才能提高呢。

  友成基金会最早的时候做了一个“双师教学”模式,把优秀老师的课程通过互联网送到农村学校,由农村学校和远程的优秀学校的老师共同合作来上好一门课。一个课堂两个老师,一个远程的优秀老师、一个当地老师,配合着把课上好,这种叫“双师教学”。

  我们在全国20个省的200个乡镇学校进行试验,我们把北京人大附中,中国最好的中学课程通过互联网上到农村去,这个试验非常成功,现在“双师教学”模式在很多乡村学校是非常常普遍的现象了。

  除此之外,我们开始大规模地引进各种各样好的教育方式,培训乡村教师。我们把这项行动叫做“青椒计划”,“青椒计划”就是“乡村青年教师社会支持公益计划”,专门给乡村的老师进行培训,也是通过远程,培训整整一年,每天都有课,晚上7:00到8:00一个小时的课,我们请的是北师大,请的是全国最好的老师给他们培训,也找到很多好的资源来跟他们对接。

  到目前为止,我们已经培训了全国将近10万个乡村教师,这些老师经过培训以后,他们的业务水平大大提高。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,他们在乡村学校里都起到非常骨干的作用,因为他们在过去几年就是在互联网上学习的,一旦出现疫情以后,他们也会很好地用互联网上课。

   远程培训,提升村医专业能力

  除了怎么样上好学,对于农村地区来说,还有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,我们现在也在开始用给老师这套远程培训的模式,已经开始对村医展开培训。

  我们与中国红十字会基金会合作,第一批5000名村医的培训已经开始,我们找到中华医学会最好的医生,把村医所需要的技术,通过互联网教给他们。他们在乡镇卫生院等地方可以做一些操作性的实习,通过这个方式来不断提高村医的能力。

  除此之外,我们还做了一些新的实验,比如说我们为村医配发了“全科医生助诊包”,就跟学生上课的书包一样。这个包里有什么?这包里有很多的宝贝。包里有小型全套的验血设备,血糖、血脂等都可以通过设备验出来;通过彩色超声波设备,可以做彩超;还有心电图的设备。除了X光不能做、CT不能做,其他的一般的医院检验,都可以使用这个包来做检查。

  为什么要这样做?村医经过一些培训,可以把这个包背到农民的家里,给他做全套的检查,通过互联网把检查结果送到了互联网医院或者城市医院里。

  城市医院的医生根据这些检查结果,再通过问诊就可以直接给农民看病,然后通过快递把药给送下去。一般的病通过互联网医院就可以做,农民不用跑到城市里,跑到乡镇去看病,这些也是我们正在做的一些试验。

   传授成功经验,培训返乡创业青年

  我们也在做乡村振兴产业发展的试验。友成基金会在贵州省的黔东南的雷山县包了一个小山村,小山村非常漂亮,叫龙塘村,是一个非常美丽的苗族的小山寨,但是它四周环山,是一个贫困的山区。我们把各种资源对接下去,我们的工作人员长期驻村来帮助他们。我们与企业合作,在村头建了一个六星级的民宿,非常美轮美奂的民宿。这些产权全部属于村集体,收入也属于村集体,村里就有了比较好的收入。另外,我们把电商,把稻田养鱼,把种玫瑰花等各种各样的产业引到这个村子里,帮助他们建合作社,这个村子很快就脱贫了。

  现在我们把在乡村振兴领域做的成功经验,大规模地给农村的创业青年进行培训,我们称之为“领头雁计划”,这个也是通过远程来进行培训。到目前为止,我们已经在全国培训了8万多乡村的创业青年,将近5个月的培训,每天都有课,有三门必修课,一门是农村政策,一门是农村电商,一门是农村的金融。这些必修课每个人都得学,其他叫选修课。你是养鸡的,你就可以去学养鸡的课;你是种猕猴桃的,可以学猕猴桃的;你是做乡村旅游的,可以分门别类地去上一些选修课,这样能够让这些返乡青年在农村创业方面得到一些很好的知识。很多老师不是教授,他本身就是返乡青年,在他的那个地方做得非常好,旅游做得非常好,或者养鸡养得非常好,他来讲课,这样特别接地气。

  目前我们已经在全国31个省份,培训了8万多返乡青年,让他们能够得到很好的创业培训,结束以后还能得到由清华大学和中国慈善联合会共同颁发的证书。学得好的学员,我们还请他们来清华大学来做一个星期的线下培训,通过这种方式来推进乡村振兴。

  在产业发展方面,为他们培训创业人员;教育方面,帮助乡村教师提高,来惠及到农村学生;健康方面,通过培训村医来提高他们的能力。我们这些公益的方式,吸引了很多企业家捐赠,一起来推动乡村振兴。谈到共同富裕,在我们国家最弱的就是农村,城乡之间的差别,是造成我们收入差距最大的一个原因。我们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,这也显示通过第三次分配,公益机构在推动共同富裕上可以做很多事。

  总结一下,共同富裕是一个长期的、艰巨的、复杂的任务,需要社会各界来推动,而第三次分配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。我们要做好第三次分配,公益机构就得在政府的支持下扩大参与,吸引更多的人参与,只有我们联合起来才能做更大的事情。

相关链接

01009011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506222